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商君书农战第三(之二)  

2013-01-02 11:45:30|  分类: 商君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君书农战第三(之二)

【原文】

今上论材能知慧而任之,则知慧之人希主好恶使官制物以适主心1。是以官无常,国乱而不壹,辩说之人而无法也。如此,则民务焉得无多?而地焉得无荒?诗、书、礼、乐、善、修、仁、廉、辩、慧2,国有十者,上无使守战。国以十者治,敌至必削,不至必贫。国去此十者,敌不敢至。虽至必却;兴兵而伐,必取;按兵不伐,必富。国好力者以难攻3,以难攻者必兴;好辩者以易攻4,以易攻者必危。故圣人明君者,非能尽其万物5也,知万物之要也。故其治国者,察要而已也。

今为国者多无要。朝廷之言治也,纷纷焉务相易也6。是以其君惛于说,其官乱于言,其民惰而不农。故其境内之民,皆化而好辩、乐学、事商贾、为技艺,避农战。如此,则不远7矣。国有事,则学民恶法,商民善化,技艺之民不用,故其国易破也。夫农者寡而游食者众,故其国贫危。今夫螟、螣、蚼蠋春生秋死8,一出而民数年不食。今一人耕而百人食之,此其为螟、螣、蚼蠋亦大矣。虽有诗书,乡一束,家一员9,犹无益于治也,非所以反之之术10也。故先王反之于农战。故曰:百人农,一人居者王;十人农、一人居者强;半农半居者危。故治国者欲民之农也。国不农,则与诸侯争权不能自持也,则众力不足也。故诸侯挠其弱11,乘其衰12,土地侵削而不振,则无及已。

圣人知治国之要,故令民归心于农。归心于农,则民朴而可正也,纷纷则易使也13,信可以守战也。壹则少诈而重居,壹则可以赏罚进也,壹则可以外用也。夫民之亲上死制14也,以其旦暮从事于农。夫民之不可用也,见言谈游士事君之可以尊身也、商贾之可以富家也、技艺之足以糊口也。民见此三者之便且利也,则必避农。避农,则民轻其居。轻其居,则必不为上守战也。凡治国者,患民之散而不可抟也,是以圣人作壹,抟之也。国作壹一岁者,十岁强;作壹十岁者,百岁强;作壹百岁者,千岁强;千岁强者王。君脩赏罚以辅壹教,是以其教有所常,而政有成也。

王者得治民之至要,故不待赏赐而民亲上,不待爵禄而民从事,不待刑罚而民致死。国危主忧,说者成伍,无益于安危也。夫国危主忧也者,强敌大国也,人君不能服强敌、破大国也,则修守备,便地形15,抟民力,以待明君修政作壹。去无用,止浮学事淫之民,壹之农,然后国家可富,而民力可抟也。

今世主皆忧其国之危而兵之弱也,而强听说者16。说者成伍,烦言饰辞17,而无实用。主好其辩,不求其实,说者得意,道路曲辩,辈辈成群。民见其可以取王公大人也,而皆学之。夫人聚党与,说议于国,纷纷焉,小民乐之,大人说之18。故其民农者寡而游食者众。众,则农者殆19;农者殆,则土地荒。学者成俗,则民舍农从事于谈说,高言伪议。舍农游食而以言相高20也,故民离上而不臣者成群。此贫国弱兵之教也。夫国庸民以言21,则民不畜于农22。故惟明君知好言之不可以强兵辟土也,惟圣人之治国作壹,抟之于农而已矣。

【注释】

1、             希:通,观望;使官制物:使用官吏、推断事务。

2、             这十种东西,是儒家所提倡和推崇的。

3、             以难攻:以彼此难以实现的指标决定是否攻击敌人,难以实现者,往往是自己的缺点,以难攻者,因自己缺点是否较小、较轻、较不致命而决定对敌攻击与否。

4、             以易攻:以彼此容易实现的指标决定是否攻击敌人。容易实现者,往往是自己的长处;以易攻者,因自己的长处是否较大,较强而决定对敌攻击与否。

5、             尽:穷尽;尽其万物:衡量、计较、谋划其所有条件。

6、             纷纷:头绪繁多;相易:相互变更。

7、             则不远矣:省略句,古人忌讳“亡国”等不吉利字眼,故此省略之。

8、             螟:一种专吃植物苗芯的虫;:音tè,蝗虫;蚼蠋:音qú zhú,青色似蚕状害虫,桑葵禾稼及菜疏之上皆生之。:曲也,此虫常体曲,故此称为蚼蠋

9、             一员:指一卷,布帛所写成的书常卷成一卷,战国时称之为一员,至汉代称一卷。

10、        反之:反:借返,意返还。之:指前文所谓治。反之之术:指能够导致国家治理的法术。

11、        挠:干扰;挠其弱,指诸候趁其软弱之时攻打之。

12、        乘:意同中医之反乘之乘。乘其衰:指诸候趁其衰弱时侵略之。

13、        纷纷:指民众众多;则:然则;易使:便于役使。

14、        亲上死制:谓民众忠于君主、不惜性命而遵守法制。

15、        便:利用;便地形,指利用有利地形加强防守。

16、        强:音jiàng勉强的意思。

17、        烦言饰辞:长篇大论的好听言辞。

18、        说:代悦。

19、        殆::懈怠。

20、        以言相高:相互辩论以争高下。

21、        庸:用。

22、        畜:养;不畜于农:指从事农业活动的人口稀少。

【译文】

现今的君主往往以才能智慧任用官职,因此,智慧善变的人就会因应君主的好恶来任官断政以迎合君主的心意,因而,任用官吏就失去了统一的法度。任用官吏的标准一多,民众的追求就不能专一,土地怎么能够不荒芜呢!《诗》、《书》、礼仪、音乐、慈善、修养、仁义、廉耻、善辩、颖慧这十种东西,如果在国度内大行其中。君主就没有了可以使守土和战斗的人员啦。国家因应这十种东西来治理,敌人来了必然丧失国土,敌人不来也必定贫穷。国家如果去除了上述十种东西,敌人就不敢来犯,来了也一定败退而走;兴兵讨伐敌人,必然扩疆拓土,按兵不动,国家必然富足。崇尚实力的国家,以彼此难以实现的缺陷条件来决定攻伐与否,这叫做“以难攻”,以难攻的国家必然兴盛;喜好辩慧的国家彼此优越条件来决定攻伐与否,这叫做“以易攻”,以易攻的国家必定危险。故此,圣人明君,并非能够通晓天下万物,而是能够通揽万物之中的关键因素呀!因此,他们治理国家,只是妥善处理天下的关键要务而已。

然而如今的治国者大多不得要领,朝廷上谈到治理国家时,往往各抒己见以图有所变化,故此君主被各种说辞搞得糊里糊涂,官吏被各种议论搞得晕头转向,民众懒惰而不事农业,故此其国内的民众,都变得喜好辩说、追求学说、从事商贾、学习技艺,逃避农战。如此下去,则离亡国就不远了。国家一旦遭遇战事,那些追求学问的人就会厌恶法度,从事商贾的人则意志不坚而易变节,从事技艺的民众又肯定不能胜任农战,故此其国家容易被敌攻破或打败。故此,如果务农的人少而混饭吃的人多,则其国家必然贫穷危险。譬如现如今的螟虫、蝗虫、青虫即便春天生秋天死而为祸不长,但一次虫害就能造成民众数年饥荒。如今一人耕种却要养活百人吃喝,这些寄生虫比作螟虫、蝗虫、青虫之害,也是较重的那种了,故此即便有《诗》、《书》,多至每乡一捆、每家一卷,而对于治理国家,仍然是一无用途呀,此其经常行为与国家治理不相符呀。故此,过去有作为的君主用农战来谋求国家强盛。所以说:百人务农而一人闲居的国家可以称王天下;十人务农而一人闲居的国家就强盛;一半人务农一半人闲居的国家就危险。故此,治理国家的人总是希望民众不离农业。国家不重视农业,与诸侯争战时自己就不能坚持住,实则民众的力量不足呀。所以,诸侯就会趁其软弱来攻打、趁其衰弱来侵略。如果等到国土被侵削而一蹶不振时再来想法,就来不及啦。

圣人知道治理国家的要务,故此使民众归心于务农。民心集中于务农,则民众质朴且易治理,人数虽多也便于役使,诚实并可以用于守土或攻战。务作专一则民众少有欺诈而看重固定家居,务作专一则民众可以用赏罚来督促,务作专一则民众可以用于对外作战。民众之所以忠于君主而誓死守法,是由于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务农;民众之所以不能利用,是由于他们见到游学善辩之人侍奉君主可以得到尊贵的地位、从事商贾可以得到家庭富裕、从事技艺可以养家糊口。民众见这三种行为便当且获得丰厚,则必然逃避务农。逃避务农,则民众就会轻视固定的家居;轻视家居则必然不会为君主守土或攻战啦。治理国家的人,都害怕民众离散而不能集中;故此圣人务作专一,其实是为了把民众集中起来呀。国家务作专一一年,可以强盛十年;务作专一十年,就可以强盛百年;务作专一百年,就可以强盛千年;强盛千年者就可以称王天下。君主还可以制定赏罚制度来辅助专一的务作,故此其教化之法固定不变,而推行的政治必然有所成效。

称王天下的君主掌握了治理民众的关键要素,故此不待赏赐而民众忠心;不待爵禄而民众听从,不待刑罚而民众誓死效力。国家危急君主忧虑之时,巧言善辩的人即便成群结队,也无益于转危为安;之所以国家危急、君主忧虑,是由于有强大的敌对国家呀,君主如果不能制胜强敌、攻破大国,则应当加强守备,依托地形,集中民力,以等待明君出现并推行其务作专一的新法度。国家只要去除无用的行为制度,制止从事空洞学问、贪婪游荡的民众,强制专一于务农,然后国家就可以富庶,民力就可以集中啦。

现今世袭的君主,无不担忧其国家危险而兵力软弱,然而硬要勉强听从辩说之人;辩士成群结队,长篇大论花言巧语,其实毫无实用价值。君主喜好他们的辩论,而不探求其实际效用,于是辩说之人志满意足、充斥道路、成帮结伙。民众见这样可以得成王公大人,便竞相学习他们;其实民众党羽相聚,谈话国事,这是所谓的“混乱”,平民乐此不疲,官佐以此为乐,则其国内必然务农者少而混饭的多,混饭的多则农民懈怠;农民懈怠自然土地荒芜。学习游说习以成风,则民众自然抛弃农事而从事游说,高谈阔论、招摇欺骗。民众弃农而靠游说混饭吃,则背离君主、不服管辖的人自然多得成群结队。这是使国家贫穷、兵力软弱的教化呀。国家以游说能力用人,则民众自然不以务农为业。故此,只有明君才知道喜好言谈不能强兵拓疆,只有圣人以务作专一来治国、集中民力于务农而已呀。

隆仁

2012-12-16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