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商君书开塞第七(之二)  

2013-12-17 11:02:41|  分类: 商君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君书开塞(之

古之民朴以厚,今之民巧以伪。故效于古者,先德而治;效于今者,前刑而法,此俗之所惑也。今世之所谓义者,将立民之所好,而废其所恶,此其所谓不义者,将立民之所恶,而废其所乐也。二者名贸实易1,不可不察也。立民之所乐,则民伤其所恶;立民之所恶,则民安其所乐。何以知其然也?夫民忧则思,思则出度;乐则淫,淫则生佚2。故以刑治则民威3,民威则无奸,无奸则民安其所乐。以义教则民纵,民纵则乱,乱则民伤其所恶。吾所谓利者,义之本也;而世所谓义者,暴之道也。夫立民者,以其所恶,必终其所好;以其所好,必败其所恶。

治国刑多而赏少,故王者刑九赏一,削国赏九刑一。夫过有厚薄,则刑有轻重;善有大小,则赏有多少。此二者,世之常用也。刑加于罪所终,则奸不去;赏施于民所义,则过不上。刑不能去奸而赏不能止过者,必乱。故王者刑用于将过,则大邪不生;赏施于告奸,则细过不失。治民能使大邪不生、细过不失,则国治。国治必强。一国行之,境内独治。二国行之,兵则少寝4。天下行之,至德复立。此吾以杀刑之反于德而义合于暴也。

古者,民藂生而群处5,乱,故求有上也。然则天下之乐有上也,将以为治也。今有主而无法,其害与无主同;有法不胜其乱,与无法同。天下不安无君6,而乐胜其法7则举世以为惑也8。夫利天下之民者莫大于治,而治莫康于立君9,立君之道莫广于胜法10,胜法之务莫急于去奸,去奸之本莫深于严刑。故王者以赏禁11,以刑劝12;求过不求善,藉刑以去刑13

【注释】

1、 贸、易:交换。名贸实易:名称和实质互换。

2、 佚:安逸,不费心。

3、 民威:民畏其威。

4、 寝:息。少寝:稍微停顿、或减少一些。

5、 藂:音cóng,丛,聚的意思。 群处:群居。

6、 安无君:相安于没有君主。

7、 乐胜其法:乐于接受强制自己的法律。

8、 举世:天下。以为惑:从事不可理解的错误行为。

9、 康:有效。

10、 胜法:提升和确保法律的效力。

11、 以赏禁:用奖赏鼓励告奸,从而杜绝违法。

12、 以刑劝:用实施刑罚来劝阻人们违法。

13、 藉:音jiē,借助。

【译文】

古代人朴实厚道,现在人巧诈虚伪。故此,效法古人治国,必优先推崇道德;因循今人治国,必优先考虑刑罚。这其实是世俗般的困惑。现今之所谓“义”,想的是为民确立其所好,而废止其所恶,这实在是所谓的“不义”,其实确立给民众的是其所恶,废止的是其所好,把二者的名字和实质搞颠倒啦,这是不可不明察的呀。确立民众所好,则民众必然受伤于其所恶;确立民众之所恶,则民众必安份于其所好。何以知道必如此呢?民众有所忧患则必谨慎思考,思考即可吃准法度;而民众安乐即生淫逸,淫逸则不费思量(行事不用心思,则必然容易违法,从而遭受法律的制裁)。故此,用刑罚治理国家,则民众畏惧刑威,畏惧刑威则不敢邪恶,没有邪恶则必然安于所乐。如果用“义”教化,则民众将无所约束,民众无所约束必混乱,社会混乱则民众必然伤于其所恶(违法受罚或被违法所伤害)。故,我所谓的“利”其实是义之根本,而世俗所谓的“义”其实就是残暴。故此,治理民众,用其所恶,最终必得其所好;用其所好,必然受害于其所恶。

治理好的国家,刑罚项目多,而奖赏项目少。故此,称王天下的国度刑罚具其九,而奖赏具其一;削弱的国度则奖赏具九而刑罚具一。过错有大小,对应的刑罚有轻重;善举有大小,对应的奖赏有多少,这是世俗常用的法则。然而,刑罚加诸犯罪以后,则奸邪并不会消失;奖赏加诸仁义之士,则过错并不会终止。刑罚不能消灭奸邪而奖赏不能阻止过错,则国家必然混乱。故此,称王天下的国度,其刑罚施用于过错将要出现之际,则较大的邪恶不会发生;奖赏给予告奸之人,则小的过错不会漏网。治理国家的人能够使得大恶不生而小过不漏网,则国家必然达到治理,国家获得治理则必然强盛。一个国家实施这种政策,则独其境内获得治理。二个国家实施,则国家之间战事必然减少。所有国家实施,则高尚道理必然重新确立。这就是我所谓用刑罚反而获得道德而用仁义反而引发暴政的道理呀。

古代,民众群居群处,比较混乱,故此期望有上级,如此说来,天下期望有君上,是认为因此可以获得社会秩序呀。然而现在有了君王却没有法制,其弊病与没有君主一样;有法律而不能制约混乱,与没有法律也没有不同。天下人不安分于没有君主,而安乐于制约自己的法律制度中,其实是全天下人的行为困惑呀。说起有利于民众的事情,没有比社会秩序稳定更有效的,而要获得社会秩序没有比设立君主更合理有效的;设立君主之道没有比使他提升和保障法律的效力更广泛有用的;提升和保障法律效力的要务没有比清除奸邪更急迫的;清除邪恶的根本没有比严刑峻法的影响更深远的。故此,称王天下的君主用奖赏来阻止人们犯罪,用刑罚劝导人们守法;追究犯罪责任而不追求表彰善行,借助刑罚来杜绝犯罪。

隆仁

2013-11-17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