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商君书去强第四(之一)  

2013-04-02 08:17:59|  分类: 商君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君书去强第四(之一)

【原文】

以强去强者,弱;以弱去强者,强1。国为善,奸必多2。国富而贫治者,曰重富,重富者强3;国贫而富治者,曰重贫,重贫者弱4。兵行敌所不敢行5,强;事兴敌所羞为6,利。主贵多变,国贵少变7。国多物8,削;主少物,强。千乘之国守千物者削。战事兵用曰强9,战乱兵息而国削10

农、商、官三者,国之常官也11。三官者生虱官者六12,曰岁、曰食、曰美、曰好、曰志、曰行13。六者有朴14,必削。三官之朴三人,六官之朴一人15。以治法者,强;以治政者16,削。常官治者迁官。治大,国小;治小,国大17。强之18,重削;弱之,重强。夫以强攻强者亡19,以弱攻强者王。国强而不战,毒输于内20,礼乐虱官生,必削;国遂战21,毒输于敌,国无礼乐虱官,必强。举荣任功曰强22,虱官生必削。农少、商多,贵人贫,商贫,农贫,三官贫,必削23

国有礼、有乐、有《诗》、有《书》、有善、有修、有孝、有弟、有廉、有辩24,国有十者,上无使战,必削至亡;国无十者,上有使战,必兴至王25。国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乱至削;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26。国用《诗》、《书》、礼、乐、孝、弟、善、修治者,敌至,必削国;不至,必贫国。不用八者治,敌不敢至;虽至,必却;兴兵而伐,必取;取,必能有之;按兵而不攻,必富。国好力,曰以难攻27;国好言,曰以易攻28。国以难攻者,起一得十;国以易攻者,出十亡百。

重罚轻赏,则上爱民,民死上29;重赏轻罚,则上不爱民,民不死上30。兴国行罚,民利且畏;行赏,民利且爱31。国无力而行知巧者必亡32。怯民使以罚,必勇;勇民使以赏,则死33。怯民勇,勇民死34,国无敌者强,强必王。贫者使以刑,则富;富者使以赏,则贫。治国能令贫者富、富者贫,则国多力,多力者王35。王者刑九赏一36,强国刑七赏三,削国刑五赏五。

【注释】

1、             强:具有权衡决断能力,引申为不肯遵纪守法;弱:没有权衡决断能力,引申为遵纪守法;去强:去除民众不肯遵纪守法倾向或能力,这样解释篇名也比较通顺;以强去强:以权变的办法来去除民众的不守法问题,引申为使用非法律手段来去除民众的不守法问题;以弱去强:使用法纪制度来去除民众的不守法问题。两个单字强、弱是省略句,前面省略了“国”字,应当是“国强”或“国弱”,意思是:国家就能强盛或国家就会衰弱。

2、             善:亲亲或乐于补他人之过。奸:不亲亲或乐于揭发他人之过错。国为善:指国家推行亲亲或提倡助人补过的政策。

3、             国富:国家富裕;贫治:治理贫穷国家的方略;重富:富上加富、越来越富的意思。

4、             国贫:国家贫穷;富治:治理富裕国家的方略;重贫:分上加贫、越来越贫的意思。

5、             兵谓军队,军队所以为难行者,如《弱民》篇所谓“死难”也,死,就是不怕死;难,指战争中的艰难险阻。此句谓:哪国军队更加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就能更加强盛。

6、             羞为:为干某件事情而感到为难,羞愧。

7、             主:国君;主贵多变:意思是国君应当有权谋,能够因事制宜、随机应变;国指国家法制;国贵少变:意思是国家的法令制度要有一定的稳定性,不宜频繁变更。

8、             物:通务,以下三个“物”同此义。这里多物或少物的意思是说:治理国家有注意突出重点,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

9、             战指战争相关事务;事指有关事务料理精当;兵指战士和兵器;用指可以随时调用;整句的意思是战争观念和人员装备常备不懈叫做强大。

10、        战、兵意思同前句;乱指混乱、工作没有条理;息指不能满足需要。整句的意思是如果战备意识混乱,人员装备不能应付需要,则国家必然遭遇削弱。

11、        农指农业、商指商业、官指官吏。常官:国家必须设置官吏管理的行当。

12、        三官指农业、商业、官吏的主官;虱:人身上的一种寄生虫;虱官指以寄生腐败为务的赃官。

13、        岁指日常奢侈;食指大吃大喝;美指追求华美服饰;好指追求奇珍异宝;志指意志消沉;行指消极怠工。

14、        朴:根本,依靠。

15、        三人:指农业、商业、官吏的主官;一人:指国君。

16、        治:治理、政绩;以治法者:倒装句,应为以法治者,意为以完善、落实法制来实现政绩的。法制相对于政令相对稳定、持久。以治政者:倒装句,应为以政治者,意为以发布或改变政令来实现政绩的。政令有权变的性质,常常针对具体时弊而定,故此往往比较注重时效性,具有相对多变性。

17、        治指政绩;国指国家;大小则指相对地位,大指地位相对高,较受重视;小与大相对。

18、        之代前面的治;重见本注4

19、        攻:攻击、治理。

20、        不战:不把国力用于战争。

21、        毒:社会的弊病;毒输于内:社会的各种弊病就会危害国家内部。国遂战:国家根据形势需要而发动必要的战争。遂:必要的、预计的。

22、        荣:获得荣誉者;功:获得战功者。举荣任功:举荐、作用获得荣誉和战功的人。

23、        农少,商多,贵人贫,商贫,农贫,三官贫。起因是农少,农少则商人相对较多,故此商多;贵人指国家的贵族,贵族主要靠农民供养,农少则贵族贫;商人主要满足贵族的需要,贵族贫则商人贫;农民是商品的主要供给者,商人贫则无力经营商品,农产品必然价格低贱,如此则农民贫;在农业时代,农业是国家财富的主要生产者,农民贫则国家用度缺乏,则国家常设官吏必然贫穷。而国家贫穷,必然导致消弱。此数句具有递进的因果关系。

24、        礼:礼制,上下级之间的礼制;乐:乐制,各级官员享乐的制度;诗:诗经,贵族道德规范;书:书经,上古先王行为启示;善:见本注2,人际关系规范;修:修养,个人行为规范;孝:孝顺,长幼之间的礼制;弟:通悌,指兄弟、平辈之间的礼制;廉:廉洁,官员从政规范;辩:慧辩,官员能力规范;这十者是儒教的意识形态,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讲究道德、文化,而轻视或远离法制。

25、        此几句在第三章农战和第五章说民中也有说明。

26、        善、奸的解释见本注2,治:管理;如善民治奸民就是用善民管理奸民。

27、        以难攻:见《商君书农战第三(之二)》注3

28、        以易攻:见《商君书农战第三(之二)》注4

29、        重罚轻赏:有两重含义,一是慎行处罚而得赏且赏,即惩罚必须与罪责相当,而可赏可不赏则赏之;其二是治理国家,要多用罚条以惩戒,少用赏条以赏劝。由于罚条众多,国君往往心生恻隐,故说上爱民;民死上:民众乐意拼死效力于国君。

30、        重赏轻罚:亦有两重含义,其一是慎行奖赏而得罚且罚,即奖赏必须与功劳相当,可赏可不赏则不赏,而可罚可不罚则罚之;其二是治国多用赏条赏劝,而少用罚条惩戒。由于赏条过多而财物用度较大,国君往往有惜财心理而不愿行赏,可罚可不罚且罚之,故此使人觉得国君不爱民;民不死上:民众不愿拼死为国君效力。

31、        民利:民众不受法律之害,指民众不违反相关法律;畏:敬畏,指民众敬畏法律,害怕违法;爱:喜爱,指民众喜爱守法。

32、        国无力:国家没有实力;行知巧:玩弄智谋、巧诈。

33、        使以罚:用惩罚来驱使;使以赏:以奖赏来驱使。则死:就勇于牺牲。

34、        使以刑:用刑罚来驱使。

35、        国多力:国家实力就会增强。

36、        王者刑九赏一:称王天下国度的法条,刑罚居九,奖赏居一。

【译文】

使用非法律手段去除民众的混乱情绪不能达到目的,国家只能消弱;使用法律手段去除民众的违法情绪,国家定然强盛。国家推行亲亲且补人过的政策,奸诈小人必然增多。国家富足而采用穷国的办法来治理,叫做重富,重富的国家强大;国家贫穷而采用富国的办法来治理,叫做重贫,重贫的国家消弱。军队敢干敌人不敢干的行为就强大;敢于做敌人羞于行作的事,必然获利。君主贵在权衡应变;国家法制贵在稳定持久。国家时务太多,没有主次,必然消弱;君主能够确立主要时务则强盛。中小国家如果没有时务主次,必然消弱。战争意识和人员装备常备不懈者叫强大;战备意识混乱、人员装备不能适应战争需要的国家必然消弱。

农业、商业、官吏这三者,是国家必须设置主官管理的行当;三官会产生六种腐败,分别叫做:贪图享乐,大吃大喝、华美服饰、奇珍异宝、意志消沉,消极怠工。此六者有所依靠,国家必然消弱。三官的依靠是三位主官;六官的依靠是君主一人。用法制治国者强大;以政令治国者消弱;本职政绩突出的三官应当获得升迁;注重政绩者(治大),则国家利益往往被忽视;注重法制(治小,不注重政绩)者,国家利益常常能够得到重视;强化政绩,叫重削;强化法制(弱化政绩)者重强。所谓“以权变去除权变的将亡国,以法制去除权变者将称王”。国家强盛而不发动战争,则社会弊病就会危害国内政治,权贵腐败就会滋生,必然导致消弱;国家应时而战,社会弊病就会转移到敌对国家,权贵腐败不能滋生,国家必然强盛。举荐、作用有过荣誉和功劳的人,叫做强盛;寄生、腐败滋生则国家消弱。务农的人少,必然从商的人增多,将导致贵族贫穷、然后商人贫穷、然后农民贫穷、然后三官贫穷,国家必然消弱。

国家如果有礼制、乐制、诗经、书经、亲善、修养、孝友、弟恭、廉洁、辩慧等等儒家这十种文化道德,国君就无以驱使、战争,必然消弱至于灭亡;国家没有上述十种,则国君就有以驱使、战争,必然兴盛乃至称王。国家以亲善之民治理告奸之民,必然混乱乃至消弱;国家用告奸之民治理亲善之民,必然获得治理乃至强大。国家如果用诗经、书经、礼制、乐制、孝友、弟恭、亲善、修养等等方法来治理,遇有敌人来,必然被侵削;即便没有敌人来,必然使国家贫穷。不用上述八者治理,则敌人不敢来;即便来了,必然要退却而去;兴兵讨伐别国,必然有所获取,只要获取,尽然能够保有;按兵不去讨伐敌人,必使国家富强。国家重视实力,叫做“以难攻”;国家重视空谈,叫做“以易攻”。国家因缺点较小而攻击敌人的,动用一分实力可以获得十分收获;国家以优点较大而攻击敌人的,动用十分力量,反而会招致百分的损失。

国家多用惩罚性法条来治理的,国君往往对民众有恻隐之心,民众也会誓死为国君效力;国家多用奖赏性法条来治理的,国君往往会产生怜惜由你财物而打消爱民的念头,民众也就不会誓死为国君效力。用刑罚制度来兴国,民众会选择有利自己的行为且敬畏国君;用奖赏制度来兴国的,民众也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行为且喜爱国君。国家实力弱小而又推行智谋巧诈的,必然灭亡。胆怯之民用刑罚来驱使,必然变得勇敢起来;勇敢之民用奖赏来驱使,必然不怕牺牲;胆怯之人变得勇敢、勇敢之人勇于牺牲,国家就没有对手而强大,乃至称王天下。贫穷的人用惩罚来驱使,就会富裕起来;富裕的人使其捐献以成官爵就会变成贫穷。治理国家,如果能够使贫穷者变富有、富有者变贫穷,国家实力就会增强;实力雄厚者可以称王。能够称王的国家,刑罚居十分之九、奖赏居十分之一;强国的刑罚居十分之七、奖赏居十分之三;消弱的国家刑罚、奖赏各半。

隆仁

2013-4-1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