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商君书算地第六(之一)  

2013-09-17 08:20:16|  分类: 商君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君书算地第六1(之一)

【原文】

凡世主之患,用兵者不量力,治草莱者不度地2。故有地狭而民众者,民胜其地;地广而民少者,地胜其民。民胜其地,务开3;地胜其民,事徕4。开,则行倍5。民过地,则国功寡而兵力少6;地过民,则山泽财物不为用。夫弃天物、遂民淫者7,世主之务过也,而上下事之,故民众而兵弱,地大而力小。

故为国任地者8:山林居什一9,薮泽居什一10,溪谷流水居什一,都邑蹊道居什四11,此先王之正律也。故为国分田数12:小亩五百13,足待一役,此地不任也;方土百里,出战卒万人者,数小也14。此其垦田足以食其民,都邑遂路足以处其民15,山林、薮泽、溪谷足以供其利,薮泽堤防足以畜16。故兵出、粮给而财有余;兵休、民作而畜长足17。此所谓任地待役之律也。

今世主有地方数千里,食不足以待役实仓,而兵为邻敌18,臣故为世主患之。夫地大而不垦者,与无地同;民众而不用者,与无民同。故为国之数19,务在垦草;用兵之道,务在壹赏。私利塞于外,则民务属于农;属于农,则朴20;朴,则畏令。私赏禁于下,则民力抟于敌;抟于敌,则胜。奚以知其然也?夫民之情,朴则生劳而易力,穷则生知而权利21。易力则轻死而乐用,权利则畏罚而易苦22。易苦则地力尽,乐用则兵力尽。夫治国者,能尽地力而致民死者,名与利交至23。

民之性,饥而求食,劳而求佚,苦则索乐,辱则求荣,此民之情也。民之求利,失礼之法24;求名,失性之常。奚以论其然也?今夫盗贼上犯君上之所禁,而下失臣民之礼,故名辱而身危,犹不止者,利也。其上世之士,衣不暖肤,食不满肠,苦其志意,劳其四肢,伤其五脏,而益裕广耳25,非性之常也26,而为之者,名也。故曰:名利之所凑27,则民道之。

主操名利之柄而能致功名者28,数也。圣人审权以操柄29,审数以使民。数者,臣主之术30,而国之要也。故万乘失数而不危、臣主失术而不乱者,未之有也。今世主欲辟地而不审数,臣欲尽其事而不立术31,故国有不服之民,主有不令之臣32。故圣人之为国也,入令民以属农,出令民以计战。夫农,民之所苦;而战,民之所危也。犯其所苦,行其所危者,计也。故民生则计利,死则虑名。名利之所出33,不可不审也。利出于地,则民尽力;名出于战,则民致死。入使民尽力,则草不荒;出使民致死,则胜敌。胜敌而草不荒,富强之功可坐而致也。

【注释】

1、 算地:国土利用策略。

2、 莱:荒地;度:算度。

3、 开:开拓疆土。

4、 徕:招徕民众。

5、 行:音航,指军队。

6、 国功:国家发展方面的功绩。

7、 弃:浪费;天物:自然资源或产物;遂:遂心;淫:淫逸之心。

8、 任:充分利用。

9、 什一:十分之一,古时分数表示法。

10、 薮:音sǒu,水少而草木茂盛的湖泽。

11、 蹊:音xi,小路。俞樾、王时润等认为:此句中间有脱文,当据《商君书徕民篇第十五》改之为“都邑蹊道居什一,恶田居什二,良田居什四”。周以前实行井田制,上述规律可能是当时城市选址的原则。

12、 分:处分、处置。数:计算或确定事务大小或多少的方法和原则。国家利益亦需要决定大小和多少,故治国之道也称数。

13、 小亩:周制之亩,百步为亩;秦汉之亩,方二百四十步。

14、 数小:数量不超过应有负担。

15、 遂:道路。

16、 畜:通蓄。

17、 作:劳作。

18、 敌:相当。

19、 数:见本文注12。

20、 朴:纯朴。

21、 穷:黔驴技穷之穷;权利:衡量利益之大小,与今“权利”意义不同。

22、 易苦:易于接受、容忍劳苦。

23、 交至:轮番到来,一并到来。

24、 失:丧失、不顾。下失字同此。

25、 益裕广:增加、提高知识水平和胸襟。

26、 常:正常应有的状态。

27、 凑:聚。名利之所凑:能够产生名利的那些行为。

28、 操:掌握。柄:权柄。

29、 审权:审视权衡。

30、 臣主之臣:使动词,使别人为臣的意思,故臣主是掌臣之主的意思。臣主之术:君主掌控大臣的技巧。

31、 臣:见本文注30。

32、 不令之臣:指君主通过赏罚刑律仍不能加以使唤的臣子。

33、 出:来源,根源。

【译文】

大凡世袭君主之毛病,在于用兵而不量力,务农而不自算度土地。故此,有的地少而民多,称为民胜地;有的土广而人少,称为地胜民。民胜地的国家,应当致力于开拓疆域;地胜民的国家,应当致力于招徕民众。要开拓疆域,军队就得成倍扩充。如果民胜地,则国家功业少且兵力不足;如果地胜民,则自然资源不能很好的加以利用。浪费自然资源、成就民众淫逸的原因,是世袭君主主务错误造成的,如果从上到下都那样做,必然人口众多而兵力羸弱,土地广阔而实力弱小。

故此,治理国家能发挥土地效能的,山林占十分之一,湖泽占十分之一,山涧河流占十分之一,城市道路占十分之一,恶田占十分之二,良田占十分之四,这是古代帝王的正确规定呀。因此,治国分配田税:小亩五百的税赋,要足够一次战役之用,这其实并没有充分发挥地力。每平方百里的土地,出战士万人,其数目也不大。这是因为其耕地足以养活其民众,城市道路足以安顿其民众,山陵、湖泽、河流可以提供足够的资源,湖泊堤防足以保障人民的生存。故此,外出作战,粮草充足而财物充裕;军队休息,则民众劳作而积蓄长足。这就是所谓的任用地力来应付战事的法则。

现今的君主,有地方数千里,而粮食不足以应付战事、充实仓府,而军队与邻国不相伯仲,这使我为他们所担心。土地广阔而不加开垦,与没有土地没有两样;人口众多而不加利用,与没有人口也一样。故此,治理国家的首务是开垦耕作;用兵之道,重要的是统一赏罚。堵住民众的其他获利方式,则民众就会专注于农业;专注农业,则民众纯朴;纯朴的民众就害怕违法而遵守法纪。禁止臣下的私自赏赐,则民力就会集中于对敌作战;集中对敌则必然胜利。凭什么知道这些呢?其实是由于人之常情。民众纯朴就愿意劳作而不惜气力;遭遇困难就乐意学习知识而权衡利害。不惜气力则不怕牺牲而愿意接受役使;权衡利害则担心惩罚而乐于受苦。乐意受苦则地力容易发挥;愿意役使则兵力容易发挥。而治理国家的人,如果能够充分发挥地力,且使民众不怕牺牲的,名利必然纷至沓来。

民众的性情是:饥饿时求温饱,劳累时求安逸,痛苦时求快乐,耻辱时求荣耀,这就是人之常情。民众为了求得利益,常常失礼违法;为了求取功名,甚至不惜错乱性情。凭什么知道这些呢?比如责令的盗贼,上犯国家法禁,下乱臣民礼法,显然是名誉耻辱而身体危险,然而盗贼却不能灭绝,这就是利益的驱使呀。又如古代的士族,衣不保暖,食不果腹,刻苦意志,劳累四肢,伤害五脏,却孜孜不倦于胸襟和智谋,显然并非人之常情,然而却乐于坚持的原因,其实就是为了名。因而常说:能够产生名利的行为,民众就会学习、实践之。

君主掌控住名利的权利就能获得功业和名誉的缘由就是“数”。圣人审视权利而掌控权力,因“数”而役使民众。“数”是施用臣子的技术,是国家的要务。因此,万乘大国不计“数”而不危急,施用臣子技术失当而不危乱的,还从来没有过。现今世袭君主欲开疆治民而不计“数”,施用臣子做事而不确立“术”,故而国内有不服管理的民众,君主有不听号令的臣下。所以,圣人治理国家,对内令民众归附农业,对外令民众计谋战事。农业,是民众所认为的苦累事业,而战事则是民众的危险差事。民众之所以干那些苦累的事、做那些危险的差役,是由于他们的盘算呀。当人们认为可以生存时,他们就盘算其利益;当他们认为可能死亡时,盘算的是自己的名誉。故此,对于民众名利的来路,是不能不加以审察的。利益来源于土地,民众就愿意出力;名誉来源于战事,民众就乐于牺牲。对内使民众力于耕作,则土地就不会荒芜;对外使民众乐于牺牲,则必然战胜敌人。战胜敌人而土地不荒,富强就唾手可得啦。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