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商君书算地第六(之二)  

2013-10-22 11:11:54|  分类: 商君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君书算地第六(之

今则不然。世主之所以加务者,皆非国之急也。身有尧舜之行1,而功不及汤武之略者2,此执柄之罪也。臣请语其过:夫治国舍势而任谈说,则身脩而功寡;故事《诗》《书》谈说之士3,则民游而轻其君;事处士4,则民远而非其上;事勇士,则民竞而轻其禁;技艺之士用,则民剽而易徙;商贾之士佚且利,则民缘而议其上5。故五民加于国用,则田荒而兵弱。谈说之士资在于口6,处士资在于意,勇士资在于气,技艺之士资在于手,商贾之士资在于身。故天下一宅,而圜身资7。民资重于身8,而偏托势于外9。挟重资,归偏家10,尧舜之所难也,故汤武禁之,则功立而名成;圣人非能以世之所易胜其所难也,必以其所难胜其所易;故民愚,则易力而难巧;世巧,则易知则难力。故神农教耕而王天下,师其知也;汤武致强而征诸候,服其力也。信世而民淫,方效汤武之时,而行神农之事,以随世禁11,故千乘惑乱,此其所加务者过也。

民之生12:度而取长、称而取重、权而索利。明君慎观三者,则国治可立13,而民能可得14。国之所以求民少者15,而民之所以避求者多。入使民属于农,出使民壹于战,故圣人之治也,多禁以止能16,任力以穷诈17。两者偏用18,则境内之民壹;民壹,则农;农,则朴;朴,则安居而恶出。故圣人之为国也,民资藏于地,而偏托危于外19。资藏于地则朴,托危于外则惑。民入则朴,出则惑。故其农勉而战戢也20。民之农勉则资重,战戢则邻危。资重则不可负而逃,邻危则不归21。于无资、归危于外邦,狂夫之所不为也。故圣人之为国也,观俗立法则治,察国事本则宜。不观时俗,不察国本,则其法立而民乱,事剧而功寡。此臣之所谓过也。

夫刑者,所以禁邪也;而赏者,所以助禁也。羞辱劳苦者,民之所恶也;显荣佚乐者,民之所务也。故其国刑不可恶而爵禄不足务也,此亡国之兆也。刑人复漏22,则小人辟淫而不苦刑23,则侥幸与民、上;侥于民、上以利,示显荣之门不一,则君子事势以成名;小人不避其禁,故刑繁;君子不设其令24,则罚行。刑繁而罚行者,国多奸,则富者不能守其财,而贫者不能事其业,田荒而国贫。田荒,则民诈生;国贫,则上匮赏。故圣人之为治也,刑人无国位,戮人无官任25。刑人有列26,则君子下其位;戮人衣锦食肉27,则小人冀其利。君子下其位则羞功;小人冀其利,则伐奸28。故刑戮者,所以止奸也;而官爵者,所以劝功也。今国立爵而民羞之,设刑而民乐之,此盖法术之患也。故君子操权一正以立术,立官贵爵以称之29,论荣举功以任之,则是上下称平,上下之称平,则臣得尽其力,而主得专其柄。

【注释】

1、 行:行为,辛劳

2、 略:收获,如攻城略地等。

3、 事:任用。

4、 处士:隐士。

5、 缘:围绕、追随

6、 资:资本,可资利用的东西。

7、 圜身:浑身。

8、 重:重要,作用更大。

9、 偏托:有侧重、依靠;势:局势之势。偏托势:指依靠其所长而造势。

10、 归偏家:最后偏重于一面,指不关心均衡发展。

11、 世禁:世俗的忌讳。

12、 生:通性,日常生活之行为规律。

13、 治:治理好的结局。

14、 能:能力。

15、 求:要求,借重。

16、 多禁:多禁止性法律;止:抑制;能:规避国家役使的能力。

17、 任力:将功名给予肯出力的人;穷诈:使奸诈之人无法实施其术。

18、 偏用:策略各自针对其对象而施用。

19、 外:身外;偏托危于外:让偏托之人感到有被惩罚的危险。

20、 农勉:农事得到鼓励;战戢:战事胜利。

21、 归:归附。

22、 复:反馈,返还;漏:遗漏,漏网。

23、 辟:乖僻;淫:淫逸。

24、 设:设置。

25、 蒋礼鸿说:“刑人、戮人未详其别。《太平御览》六百四十五引《慎子》曰:‘有虞之诛,以幪巾当墨,以草缨当劓,以菲履当刖,以艾鞸当宫,布衣无领当大辟,此有虞之诛也。斩人肢体,凿其肌肤,谓之刑。画衣冠,异章服,谓之戮。’然则戮当轻于刑欤?”我以为,这是《太平御览》没有正确描述,而蒋礼鸿没有正确理解之故。虽然斩人肢体、凿其肌肤谓之刑,但对应有虞(舜帝)的处罚,只是变更罪人的冠帽鞋履以充当相关刑罚;而戮罪则需要画衣冠,异章服,也就是要改变罪人的正常服饰,这种改变显然比冠帽鞋履的改变要大得多。也就是说,如果把“画衣冠,异章服,谓之戮”几个字,放到“此有虞之诛也”的前面。意思就正确并易于理解啦。这样,大辟的处罚是“布衣无领”,而戮罪则要“异章服”,就是把衣裤都要改变之,其惩罚之意,显然比刑罪要严重。

26、 列:官职、爵位。

27、 衣锦:穿官服。

28、 伐:自夸其能。

29、 称:音chèn,相称,称托。

【译文】

如今却不是这样,君主所特别关注的,往往皆非国家急需解决的问题。身体力行超过了尧舜的劳累,而功绩却不及商汤王、周武王,这就是掌控权利的错误所造成的请让我来说说他们的过错吧:治国舍弃权势而利用说辩,虽则身体修养不错,其功绩却不会很大。所以,任用《诗》《书》谈说之士,则民众喜欢出游而轻视其君王;任用隐士,民众就会疏远朝庭而非议君王;任用勇士,则民众好斗而轻视法禁;任用技艺之士,则民众轻居而易于迁徙;商贾之士安逸且利益丰厚,则民众就会效法他们而轻议君王。故而,上述五种人如果得到国家的任用,就会田地荒芜而军队软弱。谈说之士的资本在于口舌;隐士的资本在于意志;勇士的资本在于勇气;技艺之士的资本在于双手;商贾之士的资本在于身体。天下只有这么大,而人们浑身都是可资其行走的资本。民众的资本已经重于其身体,何况还能借助于身外的资源。民众挟重其技能,依长而强求利益,这是尧舜也难以制衡的呀。故而商汤王、周武王制定法律严禁这样的行为发生,才成就了功业和名誉。圣人也不能以易就的事业战胜其难能的事业,必定是用其难能制胜其易就。故此,民众愚钝,则知识可以战胜他们;世人智巧,则实力可以战胜他们。因为人若愚钝,则容易有蛮力而难以有技巧;世人若灵巧,则容易有智慧而难以有力量。故此,神农因教民众耕种而称王天下,因为人们要学习他的智慧;商汤、周武以其强力而征服诸候,因为人们屈服于他们的武力呀。现今世人灵巧而百姓奸诈,正是效法商汤、周武的时候,而其君王却要按照神农的作法用智巧来统治天下,以适应世俗的忌讳,故此千乘大国也混乱不堪,完全是由于他们所重点处置的事务选择错误的缘故呀

民众之常性是:测量后取长,称量后要重,权衡后求利大。贤明君主审慎处置此三者,则国家即可得到治理,民众的能力得到发挥和利用。国家役使民众的理由较少,而民众逃避役使的理由较多。对内,让民众归心于农业;对外,使民众专致于战争;故此,圣人治理国家,多设禁条以杜绝民众逃避农战的心理;发挥实力以窘迫民众的奸诈心理;两者各针对时弊而施为,则境内的民众务作专致;务作专致,则归附于农业;专心务农则民众纯朴;民众纯朴,则安居故土而不乐意游走。故而,圣人治理国家,让民众获利的资本隐藏于土地,让那些偏依技能的人感到遭受惩罚的压力。资本藏于土地则民众纯朴;偏依技能感到压力则民众疑惑不前。民众务农则纯朴,对外出又疑惑不决,则国家的农业必然得到发展,而军事必然强盛。民众的农事发展则国家的物资必然充裕,军事强盛则邻国危急。财产充裕则难以携带或出走;邻国危险则民众不会前去归附。对于财产贫乏、归附于危险的外邦,那是疯子也不会做的事呀。故此,圣人治理国家,察民俗而制法则国家得到治理;明察国情而处理好根本事务则政策适宜。不管时事风俗、不理国家根本,则其法制政策虽制定出来,而国家民众反而更加混乱了,事倍而功半。这就是我所说的政治错误呀。

刑罚是用来禁止邪恶的,而奖赏是用来辅助禁令的。羞辱劳苦是民众所厌恶的;显贵、荣耀、安逸、快乐,则是民众所追求的。故此,如果国家的刑罚不遭人厌恶,而爵禄不令人羡慕,国家就有灭亡的危险啦。如果遭受刑罚的人可能漏网或再次起用,那些地位低下品质恶劣的小人就会乖僻淫逸而不厌恶刑罚,就会心怀侥幸不被告发或惩治的心理;如果侥幸且得逞,那就显示出国家令人显贵荣耀的途径不规范统一,则权贵就会借助权势而成名;平民即不规避国家禁令,因而刑罚必然繁多;权贵不忠于职守,则处罚必然多见。刑罚繁多而处罚不断,则国人必然多奸诈,则富人不能保守其财富,穷人不能从事其工作,则田地荒芜而国家贫穷。田地荒芜,则民众奸诈;国家贫穷,则君主匮乏奖赏。因而,圣人治理国家,受过刑的人不给爵禄,判过罪的人不给官位。受过刑的人有官位,则正人君子就会卑视其官职;判过罪的人能够当官吃官饭,则卑贱的人就会奢求功名利禄。君子卑视官职就会羞于为国谋事;小人贪图利益就会夸耀其奸诈。故此,刑戮是用来杜绝奸诈的,而官爵是用来鼓励立功的。如果国家设立的爵位民众羞于取得,设立的刑罚而民众乐于违背,那就是制度措施的错误呀。故此,君子依法执政以确立治国之术,设立官职、尊贵爵位来表衬法制的公正适宜,根据荣誉和功劳来任用官吏,如此则上下称平;做到了上下称平,则臣子就会恪尽职守,君主就可以独揽朝政。

隆仁

2013-9-8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