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简评如何正确应对菲律宾强制仲裁  

2013-10-08 20:35:03|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评如何正确应对菲律宾强制仲裁

http://mil.chinaiiss.com/html/201310/8/a6331c.html

这是对于“战略网”《中国南海九段线突然变二段张 菲律宾彻底后悔》一文的评论,该文宣称:中国“九段线”或遭国际法庭“强拆”。我评论如下:

    这个错误的确很严重,一定要做到下不为例。

    但是,我们并非没有其他办法应对,毛主席早就为我们作出了榜样,比如十二海里领海政策等,这需要中国政府从现在就着手准备,一旦国际海洋法庭出现状况,立即宣布我们的相关政策。这个策略并不孤立,美国就有用国内法否定国际法的案例。期望中共同仁顺利走出菲律宾困境。

隆仁

2013-10-8 1920

中国南海九段线突然变十段线 菲律宾彻底后悔

2013-10-08 10:17  来源:战略论坛  0人参与 0条评论  

  

菲律宾外交部抗议中国将海疆九段线改为十段线(几十年后,终于发现了)

  菲律宾外交部忽然发现中国地图上的“九段线”变成了“十段线”!于是向中国驻马尼拉大使馆提出了抗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民国时期的十一段线,最西段位于纳土纳群岛的东北边

  有人说十一段线西边那两段把白龙尾岛划入中国境内,实际对比可见,十一段线没有把当时法国占领下的白龙尾岛作为海域划界的依据

最终完成的北部湾中越海域划界,与原十一段线相比略有出入

  传统现代中国地图,右下角即为人们熟知的“九段线”。但是请仔细观察,中国的海疆断续线,真的只有九段吗?

  不那么常见的竖版中国地图,很明显了,真正的称呼是“海疆十段线”——以我国南海上的众多岛屿领土为依据,划分的传统海疆线。另外还要注意,西部的界线向西略有移动,最西段位于纳土纳群岛的正北边。

  最东北边是第十段——台湾和琉球与那国岛的分界(站在与那国岛海岸向西眺望,可以清晰地看到台湾高耸入云的群山),表明台湾是中国南海(北部属东海)上不可分割的岛屿。

  中国“九段线”或遭国际法庭“强拆”?

  综合此间媒体相关报道,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提交国际海洋法庭(ITLOS)的举动出现新的进展。菲律宾外交部近日宣称,由于中国拒绝回应菲律宾提交的仲裁,ITLOS现任庭长柳井俊二已经任命波兰籍法官斯坦尼洛夫·帕夫拉克代表中国出席法庭关于该争议的仲裁。

  同时,德国籍法官、前ITLOS庭长吕迪格·沃尔夫鲁姆被任命为仲裁法庭成员。联合特别法庭成立后,将对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问题进行强制仲裁。

  对于此次菲方的单边行动,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国际海洋法庭的庭长柳井俊二。此人是日本人,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1961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工作,曾任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副部长级)、日本驻美大使等职。

  柳井俊二担纲国际海洋法庭的行动有可能是美日的刻意安排,因为美国人早就觉得所谓的“钓鱼岛问题留后人处理”其实只是中国的韬光养晦的缓兵之计,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及军队现代化水平的提高,中国在南海问题上迟早会有摊牌的一天,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南海争端中取得更大的优势,美日进行了全方位的准备。

  相比之外,我国对海洋的各种研究起步较晚,许多领域都无法在国际上领先,无法占据有利地形,更无法占据制高点,以联合国的法庭为例,目前出现了多名的日本人担任要职的现象,使联合国的法庭成了日本帮和美国帮的天下,也使得中国在许多国际法庭的话语权严重受限。

 

  为了这次的诉讼,菲方进行了长时间的精心准备。

  今年五月间,一艘不明国籍、不明船号的公务船只利用夜间对大陆的船队进行长时间的跟踪和拍摄,直到拂晓时分才开走,被疑是菲律宾在进行秘密取证,为即将到来的诉讼作准备,象这样的动作菲方有很多,对此,中方专家当时发表言论认为马尼拉申请国际仲裁是个错误,因为“我们不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但在南海问题真的进入国际海洋法庭的诉讼程序后,我们的专家却马上改口,认为“中国接下来如何应对比较为难”(中国学者邢广梅25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这样认为)。

 

  菲方一再强调,此次仲裁是强制仲裁,因此不管中国愿不愿意,配不配合,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国际海洋法庭不会因为中国的缺席而停止相关的诉讼。

  一旦中国败诉,国际海洋法庭将会判决中国主张的“九段线”非法和无效。菲方将会利用此判决在联合国兴风作浪,美国也会以此为依据向中方施加压力,甚至不排除以此为依据向联合国提出相关议案的可能,因此“我们不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说法确实过于轻敌。

  面对菲律宾政府的咄咄逼人和国际海洋法庭的强制仲裁,在菲律宾关掉谈判的大门之后,“中国接下来如何应对(确实)比较为难”,因为可供选择的策略只有两种,要吗听之任之,接受国际海洋法庭不公正的强制仲裁;要吗使用武力奋起反击,誓死保卫“九段线”。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