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商君书壹言第八  

2014-03-25 09:21:42|  分类: 商君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君书壹言1

凡将立国,制度不可不察也,治法不可不慎也,国务不可不谨也,事本不可不抟也2。制度时,则国俗可化,而民从制;治法明,则官无邪;国务壹,则民应用3;事本抟,则民喜农而乐战。夫圣人之立法、化俗,而使民朝夕从事于农也,不可不变也4。夫民之从事死制也5,以上之设荣名、制赏罚之明也,不用辩说私门而功立矣。故民之喜农而乐战也,见上之尊农战之士,而下辩说技艺之民,而贱游学之人也。故民壹务,其家必富,而身显于国。上开公利而塞私门,以致民力;私劳不显于国,私门不请于君,若此,而功臣劝,则上令行而荒草辟6,淫民止而奸无萌7。治国能抟民力而壹民务者,强;能事本而禁末者,富。

夫圣人之治国也,能抟力,能杀力8。制度察则民力抟,抟而不化则不行9,行而无富则生乱。故治国者,其抟力也,以富国强兵也;其杀力也,以事敌劝民也10。夫开而不塞,则短长11;长而不攻12,则有奸。塞而不开,则民浑13,浑而不用,则力多;力多而不攻,则有奸虱14。故抟力以壹务也,杀力以攻敌也。治国者贵民壹,民壹则朴,朴则农,农则易勤,勤则富。富者废之以爵15,不淫;淫者废之以刑,而务农。故能抟力而不能用者必乱,能杀力而不能抟者必亡。故明君知齐二者16,其国强;不知齐二者,其国削。

夫民之不治者,君道卑也17;法之不明者,君长乱也18。故明君不道卑、不长乱也;秉权而立,垂法而治,以得奸于上,而官无不19;赏罚断,而器用度。若此,则国制明而民力竭,上爵尊而伦徒举20。今世主皆欲治民,而助之以乱,非乐以为乱也,安其故而不窥于时也,是上法古而得其塞,下修今而不时移21,而不明世俗之变,不察治民之情,故多赏以致刑22,轻刑以去赏23。夫上设刑而民不服,赏匮而奸益多24。故民之于上也,先刑而后赏25。圣人之为国也,不法古,不脩今,因世而为之治,度俗而为之法26。故法不察民之情而立之,则不成;治宜于时而行之,则不干27。故圣王之治也,慎为、察务28,归心于壹而已矣。

【注释】

1、 壹:专一、统一;言:说,论证。壹言:论专一,论各行各业围绕一个中心思想。

2、 事:从事、追求;本:国家的根本;抟:聚。这里制度、治法、国务、事本都是动宾结构,制度:制定法度;治法:治理法令;国务:治国急务;事本:发展根本。张觉先生认为以上四词是并列结构,我以为不当。

3、 应用:响应国家役使。

4、 变:一说通“辨”,辨别之意;变:变化。不可不变:不可不加以辨别;但使民不得不改变其原来的职业而从事国家提倡的农业。此解释亦可通。

5、 从事:服从国家役使;死制:誓死服从国家制度。

6、 荒:荒芜的土地;草:未曾开垦的土地;辟:开辟,开垦。

7、 淫:淫逸,不事劳作。

8、 杀:消费、消耗。

9、 不行:国家计划无法落实。

10、 事敌:攻敌;但敌有人有事,攻人指打击敌人;攻事指攻克难题。劝民:规劝、引导民众。

11、 短长:短指短处、劣势;短长指缺点变成了长处、劣势发展成优势。

12、 攻:同本注10之“事”。

13、 浑:浑沌、愚昧。

14、 虱:官僚寄生虫。

15、 废:把一种状态变成另外一种状态,即称为前事之“废”,意同“不破不立”之“破”。

16、 齐:济、齐备。

17、 道:以...为道;卑:卑贱。君道卑:君主行为如臣下或卑贱之人。

18、 长:助长;乱:混乱。君长乱:君主行为助长混乱的意思。

19、 不:不耻、不法之行为。

20、 伦:指平辈;徒:指仆众。这里指与官爵有关的事务。伦徒举:指官爵及其相关事务都得到了应有的发展。

21、 时移:与时俱进。

22、 多赏:喜欢用奖赏;致刑:导致刑罚不得不使用。

23、 轻刑:轻视刑罚;去赏:抵消奖赏的功效。

24、 赏匮:多赏则赏资必匮乏;奸益多:致刑故奸益多。

25、 先刑而后赏:先其刑而后其赏,违法向前而守法向后,不惧怕刑罚且不喜期奖赏。

26、 度:测试、权衡;为:设立、确立。

27、 干:盾牌,引介为抵触、抵制;相干、干扰之干。

28、 慎为:慎重于行为;察务:明察于务求。

【译文】

凡是要建立国家,务必要仔细审察其制度,慎重对待其法令,严谨处理其政务,专心致力于根本事业。制度应时则可劝化风俗、民众也会遵从;法令慎明则官吏不会邪恶;政务统一则民众顺应役使;专致根本事业则民众乐于农战。圣人制定法度、转化风俗,务求使民众始终归心于农业,这点不可不明白。然而,民众顺应国家役使而誓死遵从国家制度,是因为君主设立的荣誉、功名、赏罚分明,不用辩说、行贿也能得到应有的功名利禄。故此,民众喜欢务农而乐于战争,是见到君主尊重农战之士,而鄙视辩说、技艺之民,也瞧不起那些游学之人呀。所以说,民务专一,其家庭必然富裕,本人也能显贵于国家。君主通过弘扬利国尊贵而禁止因私获利,以增强国家实力。为权贵效劳不能显贵于国家,权贵不能因私而请赏于君主。若果能如此,则功臣受到鼓励,君令获得贯彻执行而国家荒地得到开垦,淫逸被制止而奸邪不萌生。治理国家能够聚集民众的力量而专一民众事务,则必然强盛;能够发展生产物资的农业而禁止妨害物资生产的商贩或手工业者,则国家必然富裕。

然而,圣人治理国家,既能够集聚民众的力量,又能够消费民众的力量。制度慎察则民力可以聚集,聚集民力而不加以利用则国家事业不能发展;国家事业得到发展而民众不能富裕就会出现混乱。故此治理国家的人,其聚集民力是为了富国强兵;其消费民力是为了消灭敌人和激励民众。有所倡导而不加妨害则劣势可以发展成优势,有了优势而不用于攻坚克难,就会产生奸邪。有所禁止而无所倡导则民众浑沌愚昧,民众愚昧而不加役使则力量强大;力量强大而不用于攻坚克难,则有寄生官僚发生。故此,聚集民力以实现国家专务;消费民力以实现攻坚克难。治理国家贵在使民众专致一务;民众专致则纯朴,纯朴则喜农,务农则容易勤劳,勤劳则富裕。让富人捐献财富以获得爵位,他们就不会贪求淫逸;对淫逸之人施以刑罚,就会使他们转向务农。故此,能够聚集民力而不能使用民力的,国家就会混乱;能够消费民力而不能聚集民力者,国家必然灭亡。故此,明君知道兼济抟力和杀力,其国家强盛;不知兼济抟力和杀力者,其国家必然消亡。

大凡国家治理得不好,多是由于君主行为卑贱,法令不够严明,君主助长混乱所致。故此,明君行为绝不卑贱、不助长混乱,执掌权力而自立,颁布法令而治国,以明察奸邪为上,使官吏没有违法行为。民众自己即可明断赏罚,日常行为必然符合法度。如此以来,国家制度显明而民众力量得到充分发挥,君主的爵位尊贵而相关事业也获得发展。现今的国君们没有不想治理好国家的,但却助长了民众的混乱,这并不是君主喜欢混乱,是因为他们墨守成规而不知时俗之过呀;往前说是效法古人而行其所禁止,往后说是因循今人而不知与时俱进,不明白因世俗之变而变,不晓得治理民众之原理,故而多用赏赐而导致违法泛滥而刑罚不止;轻视刑罚而导致奖赏效率降低。君主设立刑罚而民众不服,则必然赏资乏匮而奸邪更多,民众对于国君,不惧其刑罚且不寄期其奖赏。故此,圣人治理国家,不效法古人,也不因循今人,因应世势而制定其管理策略,权衡民俗而制定其法令。确立不适应民情的法令是不能成功的;制度适应时代需要而推行之,就不会出现抵触。所以说,圣明君主治理国家,不过是:慎重行为、明察时务、各行各业围绕治国主题而已。

隆仁

2013-11-22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