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隆仁的网易博客1

钱死人活商品服务靠劳动工人为天生股东 蒸腾光合造雨生氧当减排农民是工业主人

 
 
 

日志

 
 

浅说信访  

2015-07-07 12:35:17|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说信访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79/17/88/2_1.html

中华网网友“石映飞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批评信访群众,为政府鸣不平。我对此感到愤慨。于是评论道:这个“石映飞云”是什么东西呀?借别人的口,说百姓不是。我们知道,群众往往没有受过专门知识教育,当然不可能令人满意,但站在群众角度讲,中国百姓封建小农意识很浓厚,不到强烈愤慨,他们是不会说话的,因此,通常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是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了。群众勇于提出自己的意见,不管完美与正确与否,都其实是群众民主意识提高的表现,因此,政府应当采取引导、鼓励的方针,让群众说话且把话说清楚,然后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或者线索,落实或解决问题,象“石映飞云”这样批评乃至诬蔑群众的作法,那就“大错而特错”啦。你看当年毛主席的调查报告多么感人,那些都是群众提供的线索。但为什么只有毛主席可以写成文章呢?就是因为群众缺乏相关知识。因此,毛主席才会说 “只有落后的领导,没有落后的群众”,也就是这个道理。毛主席和总理就常说“群众的事情无小事”。因此,我们说:如果我们的信访部门或涉访工作人员,不能理解或综合群众的信访意见,那就是”严重失职“。如果执政党或政府按照这样的理念和心态办信访,那就肯定”天下太平“啦。

隆仁

2015-6-30

在信访局工作真实体验:举报跟你们想得不一样/

作者:石映飞云2015-06-29 11:10:50阅读:44525 参与:3265 回复:85

在信访局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曾经写过一篇发泄文,虽然本人不在信访局,但是却结结实实做了一把信访局的工作。

以下。

我有幸参加了一次国家级的专项整治行动,具体的整治项目就不透露了。我的工作就是到了核查地点后,将核查公告到处张贴,然后在办公室里接听举报电话和收取举报邮件,整理并将线索提供给实地核查的同事们。

电话从第二天开始就渐渐增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息以各种形式传播,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电话。他们打过来举报的内容花样繁多,最多的就是老百姓怨村长怨乡长,骂政府,我根本就不是个接线员,我根本就是个垃圾桶。而政府和村长,也是一肚子委屈,动不动就被举报。

我本来是完全倾向于百姓的,因为他们属于弱势群体,在资源和信息的不对等状态下,百姓接收到的落实在自己身上的政策,往往是片面的,未经解读的,自己理解的模样。于是,他们也不求证,就立刻定性,恨不得能把所有村干部给剁了。

之后接了几天电话,我的心里开始产生疑问了。有些人真的是为举报而举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他就是有典型的仇富心理,见不得任何人比他好。这种人的举报往往是宽泛且不具体的,例如:某某乡某某村干部书记鱼肉百姓,欺压百姓,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中云云;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完全没有实例,详细问他他就很不满意的大声说:你们去查嘛!要你们是干什么的!之后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也很生气,其实我是个不适合做这种窗口工作的人,我有太多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做不到那种橡皮人一般不带感情的冷静对待这些事情。

面对他们这种说法,我忍了几天就开始反击了:我们只能针对检查范围内的内容做核实。当你的举报涉及到个人,甚至是很严重的违纪问题时,你需要给我提供相应的证据,我们才能查。口说无凭,你也说,他也说,我听谁的,我只能听证据的。

大概听说了证据这个说辞,接下来的举报内容就开始热闹了。

很多人强烈要求面见我们,说有重要证据要交给我们。我很奇怪这些老百姓怎么个个都有重要证据在手,细问之下让人哭笑不得。他们所谓的证据就是自己写的情况说明,最后煞有介事的摁个手印,签上名字。

于是我又开始解释这个也不能作为证据,这个和用嘴说是一个道理,你俩一人写了一个,都摁上手印,一点法律效力没有,我信谁的?

他们后来问我到底什么是证据,我也不是学法律的,具体的规定是怎样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就强调了一点,公正的第三方的客观事实,类似监控录像、交易记录之类的。这一说法让很多人知难而

你要体会一天要接几十个这种电话是什么感受。他们是完全不会说普通话的,当我由于听不懂不停要他们重复时,他们居然会很不高兴的质问我:你怎么搞的,听不懂我说得?我的怒槽会在这个时候的冲到满格,于是又一轮认真的争辩开始了。

我是北方人,听不懂你们的方言是很正常的。我对你说普通话,为了能让你听懂,国家从上个世纪就开始普及普通话了,你看电视里谁是说方言的?我们能够平等的交流也是相互的尊重,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个电话很忙,是给能说清问题的、更需要的人准备的。

我说的很有道理,他们也很为难,大概好不容易有个能告状的机会,实在不愿意错过。

而我,已经从最开始的对他们的无保留的同情,变成了有保留的质疑。

他们表现出来的,都是很狭隘的举动。隔壁张三得了某项国家的补贴,他没有,他就觉得张三和领导有勾结,他们窜通一气,这背后定有隐情。但是他不知道很多政策是有规定的受用群体的,比如扶贫、低保,你一个大活人四肢健全,邻居家同龄人都进城打工挣钱回来盖楼了,你还在这等着吃国家的,实在让人鄙视。

而仅仅因为张三得了这项政策的优待,就认为张三和领导勾结,这实在是太恶劣且不负责的猜测了!

这样的人却很多很多。可是他们后续的表现却更让人失望。

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人力在核实这些信息上,当我们实地核查时,需要这些举报人提供线索,他们却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退缩。

我们是很注重保护举报人的信息的,通常会比较小心隐秘的和他们见面,但是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在我们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就怂了。

在很无奈的离开之后,这些人居然还会给我发短信,称我们是走过场,我真的愤怒,我想把电话打回去和他理论,但是我控制住了,这种人,就让他继续卑微又畏缩的活着吧。

我是个很讨厌在背后打小报告的人,这种人就像是见不得光的老鼠,非常令人厌恶。可是讽刺的是,我居然握着一个电话,一波又一波的举报向我涌来。

我曾经和一个举报者讨论过,他举报了好多人,是在征地的时候领了比较多的补偿款的。

我问他怎么知道那些人领了多少钱。

他说大家在一起多少年了,当然知道。

我说哦,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他说是啊,多少年了,一直是邻居。

我听了又一次问道,你就是觉得他们比你领的钱多,所以你举报,举报你的邻居、乡亲?(感情用事了,这样其实不对)

他好像有点犹豫了,但是依然肯定的说,对啊,他们凭什么嘛?

我接着就继续拿出标准模板,问了几个制式的问题,然后登记好挂了电话。

不知道那些被举报的人,每天点头不见抬头见的多少年的邻居们,是否知道身边有人在默默的恨着他们,甚至不惜用举报这种方式试图平衡自己的内心。

我这二十天,经历了震惊——奔溃——痛苦——麻木——振作——淡定,因为太密集,其实我还没来得及整理自己的思想和内心,可是我知道,我一定变了,我整个人,思想心境,一定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很鄙视举报这种行为,但是有很多问题通过有效的举报,真正的得到解决,这个我鄙视的行为最后产生的正面效应,客观说来是很可观的,至少让很多老百姓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作为。

同时我开始深深的同情政府,这种同情仿佛同病相怜,当我看到有人在骂我们走过场走形式,官官相护,一丘之貉等等等等,我的痛苦和急于解释,最终成为了沉默和不争辩。

他们仅仅拿着印了红色指纹的材料,试图让我们立刻将被举报人绳之以法,不管我怎么解释这个仅能作为情况说明,不能作为证据,我们不是检察机关不是公安系统的,有些取证不是我们能力范围内的。

有人耍赖大哭坐地上不走,更有人每天发短信谩骂骚扰,由于电话只有一个且由我全权负责,所以很多情绪和负能量是完全由我一个人承受的。

但是,我都承受了。我每天都会打电话给老公发泄不满,他每天都在安慰我,后来这种情况少了,打电话我依然可以聊开心的事,民间疾苦这么大的话题,终于让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只求问心无愧。

这次核查是有成果的,可惜我也没有那个力气给那些质疑我的电话一一回过去告诉他们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我想,这是我的变化,不再那么在意解释。

我深刻的理解了一句很心灵鸡汤的话:不要解释,爱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爱你的人不必要解释。

如果有一天,因为我们的这次工作,对此地造成的影响,能够深切影响到那些老百姓,当他们回过头来想到,也许是他们提供的线索使得这一切发生。他们也许还会想到,当时打举报电话的时候,电话那端那个总是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的女接线员,其实是有好好的把他们说的记录下来,即使没有证据,他们也尽量不放过每一个线索尽力去查了。

也许,他们会后悔曾经自己的误解和谩骂吧!

毕竟,我们真的是有在好好工作啊!

嗯,就这样了……(李晗)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